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口述26岁研究生献身于38岁的他他泪流满面:你是要害我啊!>>您当前位置: > 凯时kb88 >

口述26岁研究生献身于38岁的他他泪流满面:你是要害我啊!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11-24 12:11

  我是一名三线小城的社区调解员,在十几年的工作中,让我见识到形形的人和纷纷扰扰的事,整理出来一些颇显曲折的故事,分享给大家,希望大家能够从中受到启发!

  两年前,我读研期间,学校组织优秀校友采访,我采访的对象中有一个温文尔雅的高个男人,就是张泽凯。

  采访结束后,他约我去楼下咖啡厅坐坐:工作的事忙完了,可以放松放松了!走,让我这个老校友请你这个小校友喝杯咖啡。

  我1.68的身高,向来自诩挺拔高挑,在他那1.82的大高个的映衬下,显得娇小玲珑,而我对他时刻展现出仰视和崇拜的眼神,看起来让他挺受用。

  咖啡厅里,我们相谈甚欢。他问我,在假山与玉湖之间的林荫道上,是不是还有小情侣手挽手漫步?

  我礼貌地笑了笑,心底泛起一丝苦涩,不是我愿意板着脸,做冷美人,而是身体上的疼痛,让我不得不时刻吸进一口冷气,哪儿顾得上乐呵啊!

  也许是前面一直绷着,这会儿好不容易放松下来,如针尖刺痛肌肤般细细密密的痛感,袭向身上的每个细胞。我在距咖啡厅不远处,不自主地蹲下身,缩成一团。

  突然,一双铮亮的皮鞋在我面前驻足,我堪堪抬头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张泽凯充满疑问、关切的眼神。

  不等我再做过多的解释,他一个公主抱,把我抱起,招手喊停一辆出租车,向医院疾驰而去。

  我靠在他的身上,闻着他身上成熟的男人味,思绪凌乱。而他那关切之情,溢于言表。

  他低沉磁性的嗓音,在我耳边温柔地响起,荡起的空气波,让腮边的乱发细细地荡漾:没事的,一会儿就到医院了。你……忍一忍。

  我身上伤痕密布,那是我当时的男友,带给我的致命伤害。他有暴力倾向,还会。

  医生和他看到我身体上密密麻麻的伤,从而对于我内心的伤痛也了然于胸。在他面前,我如一个透明人般,再无秘密可言。

  在我浅薄的认知里,男友家确实是有钱有权有势。据说,他父亲在政界,混得风生水起。作为官二代的男友,身边自有一帮人前呼后拥。

  :好吧,你不用管了。从现在开始,你不要跟他有任何的联系,他不会再骚扰你了。

  据说,在我们分开后第三天,男友在一家KTV与人发生争执,顺手捞起一个啤酒瓶,让对方的脑袋开了花。

  结果判了个:杀人未遂,刑事责任10年牢狱之灾,并承担赔偿责任20万。就这结果,还是他家人求了对方无数次的结果。

  只是,张泽凯是正人君子,并没有趁火打劫,要我从了他,甚至从未对我有过任何的打扰。

  一次相遇,他把深陷泥潭的我解救了出来,也把我从那段不堪的感情中剥离出来。从此,辞旧换新颜,我的生活逐渐明朗了起来。

  那是繁花盛开的初夏,空气中都荡漾着繁花的芬香,而我也早早在演播厅占好了位置,只为再次见到他舒朗的笑脸。

  看着站在台上侃侃而谈的他,我不禁热泪盈眶;他讲得太好了,让整个演播厅沸腾起来。他连鞠了三次躬,才在热情洋溢的青年们的欢呼声中,徐徐退场。

  我连忙从人群中挤了出去,没有奢望能和他打个招呼,只愿能够多看上他一眼,以慰相思之苦。

  在我急匆匆从人群中挤出来的那瞬间,抬眸便迎上他慈爱的目光。他那不经意的回首,是为了与我四目相对吗?我的心像是在打鼓。

  几位西装革履的老校友们,演讲结束后,站在一起,环顾学校的景象,似在追忆往事,又似乎在感叹如今的变化,相约在校园里漫步。

  三三两两,散落在餐厅的各个角落,用餐结束后,各自开开心心、兴高采烈地离去。

  :嗯,我老眼昏花,只看到一枝带雨的梨花,没看到美人垂泪,好像是某人破涕为笑的娇羞!

  他一本正经的调侃,我又羞又急,却无可奈何,只是娇嗔地白了他一眼,又自顾自地乐了起来。

  :我才不是小孩,秋季过完,我就要去实习了,明年春天,我论文过关,就毕业了,该上班了。

  之后,他留下了一张名片,叮嘱我:别任性,好工作、好岗位,竞争很激烈,记得与我联系。不方便的话,直接把你简历发给我邮箱。写下你的目标岗位,我试试,给你留个名额。

  那是一个深秋季节,简历满天飞,我忐忑不安地把自己的简历投入到心仪的单位,竟然如愿以偿被留下,并直接进入了试用期。

  我确信他是我的贵人,相遇两次,每次都替我解决最棘手的问题。却从不邀功,也不对我骚扰,却时刻守在远处,默默地关心呵护着我。

  如果说,当时在大学期间谈的前男友,有威胁、有诱惑、有迷茫,那么现在对这个男人是梦寐以求地向往。

  不应该啊,我身材高挑,气质出众,不仅有高学历加持,还有很强的工作能力,身边不乏追求者。

  但是,经历过前男友的摧残,又遭遇他的贴心照顾,我实在对其他男人提不起兴趣,满心满意都是他。

  我的工作是他帮忙找的,那么我们还是属于同一个系统的。工作久了,逐渐了解到他的为人:热心、正直、善良、博学……而且得知,他的妻子是我们总公司的审计总监,为人清正,但强势,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之感,经常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,到各分公司去做审计。

  作为部门领导的他,也经常出差,两个人可谓是聚少离多。结婚多年,却一直没有孩子。在他这个年龄段的男人,大部分都有温柔体贴的妻子、活泼可爱的孩子,他却没有这些。我不禁为他的生活担忧起来。

  我偷偷收集到他的行程,在一次他醉酒之后,把他带到一个偏僻的酒店,在那里我预先开好了房间。

  我把他放在酒店里柔软的床上,褪去衣物,用热毛巾,细细地擦拭他的脸,他的脖子、他的耳垂,他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。

  当我的手握住他坚挺的时,他的温热的掌心攥住了我的手,试图睁开眼皮,小声嘟囔着:菲儿,你回来了?

  可惜,他痴情错付,付给一个一门心思往仕途上爬的人,那样的女强人,怎么能够带给他家的温暖呢?

  醒来的他,并没有享受艳遇后的喜悦,而是一种无地自容的懊恼:你怎么在这里?我……我们……

  他羞涩地把自己裹进被子里,却发现被子里有我嫩滑的身体,又如被烙铁烫了般从被子里滚出去,却又发现自己……

  我倒坦然,掀开被子,与他同样、赤裸相对,并在他惊愕的表情中,我的双臂再次攀上他的脖子,并用唇封住了他的嘴……

  他说,在这个世界上,他辜负了他的妻子,也辜负了曾宁那个清高、正直、善良的自己,不配有纯洁的孩子。

  上个月,他告诉我,他要做爸爸了,他妻子怀孕了,他要洗心革面,做个好爸爸,做个让他自己看得起的男人。

  我明白,他是要与我断了。在我们的交往中,我得知,他很爱梁菲,不是梁菲不愿给他生个孩子。是他不愿折断她翱翔的翅膀,让她自由地去闯。等她事业上到一定的台阶,愿意回归家庭的时候,他们再要孩子。然后,给孩子最好的生活。

  在我工作的城市,他替我买下了一套房子,说是亏欠了我的,可以用金钱偿还,亏欠他妻子的,用余生去偿还。

  原来,世上的爱有很多种,我狭隘的见识,让我觉得他们之间没有孩子的羁绊,便是无爱的表现。




上一篇:中国生物制药(01177):54倍PE并非“浮夸”
下一篇:日药物学专家水岛裕:“药物导弹”传递日中友谊(图)